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宏观

新快报诉中联重科及董事长助理侵权要求赔1

2018-08-26 21:38:50

新快报诉中联重科及董事长助理侵权 要求赔1元

广州天河区法院已立案

由于遭到一系列的公开侵权,且严正声明被置若罔闻,新快报决定对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及该公司董事长助理高辉提起诉讼。

今年7月10日起,高辉在其实名认证新浪微博(微博名为“高辉_000157”)上,连续对新快报及报道陈永洲进行公开诽谤,7月12日本报曾发表《严正声明》要求高辉停止侵权并赔礼道歉,但遭到高辉等的无视。在给予充分的耐心后,新快报被迫对高辉及其任职的中联重科提起诉讼,依法维护自身权利。获悉,昨日此案已在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成功立案。

高辉连续诋毁新快报

7月10日、11日,中联重科董事长助理高辉在其实名认证的新浪微博连续发布以“舆霸与打手”、“打手!阴谋,黑手,舆霸!”为题的微博内容,对新快报及陈永洲进行公开诋毁,并将报道陈永洲的证及身份信息在络上公开。在未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高辉蓄意将新快报相关报道描述为虚假报道,企图混淆视听,严重损害了本报声誉,并侵犯了报道的合法权益。

获知合法权益被侵犯后,本报于7月12日发表《严正声明》,要求高辉应在本声明刊登之日起,立即停止对本报的侵权行为,删除上述微博侵权言论,并在微博及相关媒体中赔礼道歉,消除对本报的影响。

然而,本报的《严正声明》却被置若罔闻。7月12日、15日、16日,高辉继续在其实名认证的新浪微博上发布诽谤本报的内容,称本报及陈永洲“连发负面,屡次举报,腰斩股价,是黑手!有偿,利益同盟!黑手背后一定还有黑手!”等。

中联重科应承担连带

上述不实言论已被数千微博民转发,并被众多主流媒体和门户站竞相报道,已严重损害了新快报及相关的社会声誉,造成了本报和的巨大损失。

在予以充分的耐心后,面对高辉持续且变本加厉的侵权行为,新快报决定对高辉及中联重科依法提起诉讼,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据相关法律界人士分析,高辉作为中联重科的董事长助理和中联重科管理学院院长,如没有中联重科的许可和授意,不可能就涉及中联重科的事宜公开发表具有倾向性观点的言论。而中联重科作为一家在国内享有较高知名度的上市公司,对于其董事长助理高辉所发表有损本报声誉和贬损报道人格的侵权言论,不仅不加阻止,反而在其官方站上进行应和,支持高辉毫无事实依据的涉嫌侮辱诽谤的侵权言论,足以表明高辉的行为是职务行为,是受中联重科所指使和默许的,中联重科理应对高辉的侵权行为承担连带。

获悉,此次的起诉状中,新快报及陈永洲要求法院判决高辉及中联重科停止侵权、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判决两被告赔偿新快报社损失1元、赔偿陈永洲精神损失费10万元并赔礼道歉。昨日,此次诉讼已获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立案受理。若高辉及中联重科继续侵权,新快报及陈永洲不排除通过司法途径追究其刑事。

呼吁还界朗朗乾坤

今年5月27日,新快报刊发了《中联重科再遭举报财务造假暗访证实华中大区涉嫌虚假销售》一文,揭露了A、H股上市公司中联重科(、)去年在华中大区涉嫌销售造假。此次报道中,经实地暗访调查,发现中联重科的一线销售与举报材料多处吻合,该公司在去年前三季向湖南祺润、武汉翼达、江西鼎盛为主的客户产生数量巨大的混凝土机械销售订单,旋即于去年四季度出现大规模的退货订单。这一异常行为,恰与中联重科去年业绩前三季度亮丽、第四季度骤变暗合。本报此后尚指出,在中联重科去年前三季度业绩、一线销售订单皆极为景气下,该公司管理层的直接、间接控股公司长沙合盛、长沙一方却在二级市场上“疯狂”套现近8亿元。

获悉,上述报道皆有充足的证据,包括上市公司公开资料及实地暗访中所保留的录音、照片等。同时,中联重科披露于5月29日、7月23日的公告,亦证实了本报所报道的数据的真实性,相关举报材料虽非财务数据,但“部分”与其基层业务信息相符。

作为一家富有社会良心和媒体的报社,新快报尽职尽责报道客观事实,向公众反映事实真相,行使舆论监督权。正因如此,本报对高辉及中联重科上述侵权行为表以愤慨,此次提起诉讼除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外,尚希望通过法律的手段,还界以朗朗乾坤,还公众以知情权

新快报诉中联重科及董事长助理侵权要求赔1

(:DF07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