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证券

两ST股恢复交易首日罕现大跌众牛散折戟

2018-09-09 17:52:21

两ST股恢复交易首日罕现大跌 众牛散折戟

在暂停上市前便“潜伏”到ST海鸟()和ST博通()股东名单的牛散们,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幸运了。

昨日,恢复上市首日的ST海鸟和ST博通双双大幅下跌,收盘跌幅分别达25.57%和22.64%。这是恢复上市股票中罕有的现象。据资讯统计,包括上述两公司在内,2011年以来恢复上市的公司共有15家,但仅有这两家首日出现大跌。

罕见下跌

有券商分析人士指出,此前多数恢复上市个股首日大涨,主要也和重组相关。市场有炒重组的习惯,而上述两ST股恢复上市却并非因为完成了重组。

根据近期已经完善的主板退市制度,“对于2012年1月1日前被暂停上市的公司,给予一定的宽限期,本所在2012年12月31日前对其股票作出恢复上市或者终止上市的决定”。因此,对于上述两家公司来讲,其恢复上市的策略重心也须由借壳重组转为先求保壳。

实际上,ST海鸟和ST博通在此前都曾寻求资产重组,但均未成功。其中,ST海鸟大股东在公司被暂停上市前便表示,正在就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事宜进行论证,但至今未有进展,而今年2月份,大股东股权也继续被司法冻结。ST博通则在去年10月前便终止了重大资产重组。

尽管ST海鸟及ST博通均已恢复上市,但若按照退市新规,关于“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的净利润均为正数”的要求,两家公司也并不符合规定。

2011年年报显示,ST海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573.6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为-844

两ST股恢复交易首日罕现大跌众牛散折戟

.26万元;同样,ST博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487.28万元,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则为-1159.57万元。

但为了尽快恢复上市,两家公司控股股东也对2012年预测净利润作出承诺。如ST海鸟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就承诺,公司2012年度预计实现的经审计后的净利润不低于2700万元,若2012年公司实际实现的净利润未能达到上述业绩,其差额部分在规定时间内将以现金向公司补足。

上述分析人士认为,尽管达到恢复上市条件,但恢复上市后的股价表现也要看公司主营是否已有改观,盈利是否仍依赖非经常性损益,即使主营已有改观,也要比照行业估值水平,而目前市场处于低位,两ST股复牌补跌也属正常。

多位牛散或被套

或许受到此前恢复上市新股首日多数大涨影响,在ST海鸟及ST博通暂停上市前,有多位牛散现身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

如ST海鸟十大流通股股东中,肖声扬和邹瀚枢分别出现在第二和第五大流通股股东位置,分别持有120万股和73万股;邹瀚枢还与钟坚龙、胡兰平等出现在ST博通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分别持有110万股、276.05万股及200万股。

其中,如牛散钟坚龙曾出现在深桑达A()及西水股份()的股东名单中;而邹瀚枢不仅同时持有上述两家公司,也曾在久联发展()、ST国祥()等多家公司股东名单中现身。

ST海鸟是在2011年4月6日开始停牌的,停牌前一交易日4月1日,其股价以涨停收盘。而肖声扬是在2011年半年报时才进入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的,可见,仅在当年二季度唯一一个交易日内,肖声扬就迅速完成了增持。

邹瀚枢则是在稍早的2011年一季度就开始买入ST海鸟。但其进入ST博通的时间更早,在2010年之前就开始买入。而钟坚龙、胡兰平是分别在2010年底和2011年一季度开始介入ST博通的。

由此可见,上述牛散的突击进入仍是为了博重组。不过,退市新政令其希望落空。经过昨日下跌后,ST海鸟及ST博通的收盘价已低于上述牛散介入成本,若未割肉,牛散们被套已成必然。

尽管牛散们是否割肉卖出也未可知,但从昨日交易公开信息来看,两家公司的卖出席位中,均出现了国泰君安证券深圳益田路证券营业部和东方证券深圳金田路证券营业部的身影。

其中,国泰君安证券深圳益田路证券营业部分别卖出ST海鸟及ST博通803.66万元和1327.95万元。而按照当日股价粗略计算,该席位卖出股份数量与邹瀚枢所持两公司股份较为接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