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证券

宋林布局山西成疑合伙人大方行贿高息融资外

2018-10-17 16:42:23

宋林布局山西成疑:合伙人大方行贿高息融资外逃

编者按/从2013年3月被络爆出宋林领导下的华润集团在并购金业集团煤矿资产过程中存在资产严重高估的消息,到2014年4月17日中纪委公布消息称宋林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被调查,时间过去了一年零一个月。华润在山西煤炭行业的并购扩张随着媒体的不断深入调查而逐渐呈现在世人面前,其中出现的各种资产高估和利益输送悬疑让人十分错愕。随着宋林正式被调查,这一切似乎正在明朗。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重新审视华润收购金业集团之外的其他扩张步伐,从中映射出来的大型央企经营战略让人不禁充满忧虑。

调查一

华润水泥山西“合伙人”调查

4月17日晚,中央纪委监察部站发布消息称,华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润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宋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

宋林布局山西成疑合伙人大方行贿高息融资外

。随着他的“落马”,华润在山西的大手笔布局正在接受全面拷问。

其中,一起曾一度备受关注的山西吕梁“高息融资”案再次被外界关注,案件主角许中喜,是华润集团在山西吕梁的合伙人,于2011年将旗下企业山西中盛新型建筑材料集团有限公司全部资产卖与华润集团旗下华润水泥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润水泥”),随后出资10%成为了新成立的合资公司华润水泥(方山)有限公司的董事,两年后,于2013年4月外逃。

《中国经营报》获悉,许中喜多年来高息融资累计3亿多元,至今投资者仍有1.28亿多元本金无处可追。

高息融资大方行贿

“我们已向各级政府反映了60多次,至今没有结果。”4月20日,吕梁市中阳县宁乡镇人武国平对说。

据其回忆,2005年,他的亲戚——时任山西中盛新型建筑材料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盛建材”)财务人员樊东照找到他,说公司需要资金,让其帮忙想办法从民间借款,利息为月息3分至3.5分不等。当年3月25日,武国平向其投入了第一笔款:5万元。在该层亲戚关系基础上,加之诱人的高息,其他亲戚、朋友们纷纷通过他这一渠道,向中盛建材投资。武国平向提供的“借贷明细表”统计,截至2011年年底,其累计投入600余万元。

4月23日,樊东照向表示,因公司当时面临资金紧缺,自2005年开始,许中喜委托他出面向民间贷款。

公开资料表明,中盛建材地处吕梁方山县,前身为山西吕梁中盛水泥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4月,历经十几年发展,成为吕梁市建材行业骨干企业、方山县最大民营企业。

中阳县投资人高利民向描述称,许中喜凭借当时中盛建材在当地的影响力,除委托他人借贷外,还或以其个人或以公司名义向外借贷,最初的投资范围多是亲戚、朋友,后来发展到中阳县、方山县、离石等区县,而高个人累计投资430余万元。

离石投资人王东红回忆称,她与许中喜从小相识,而两家也是世交。早在2011年,许中喜多次找到她,提出借款,并承诺最长使用期限为一年。王东红开始并不同意,但禁不住其游说,最终投资了100万元,月息为2.2%。

然而,2010年年底,原本正常发放利息的日子突然推迟了,随后再不见利息入账。众多投资者很快找到许中喜,而其对此解释是“没钱”。在高利民看来,他当时仍然认为,许中喜已是方山华润水泥董事,有华润水泥做后盾,不至于追不回本金。

方山县政府站介绍,该县位于山西省西部,吕梁山中段西侧,总面积1434.1平方公里,总人口14.5万。2012年全县地区生产总值完成26.6亿元,财政总收入完成8.44亿元,城乡居民收入分别达到14596元、3029元。在当地人看来,方山县及周边区县的百姓并不富裕。

事实上,今年58岁的许中喜,在众多亲属印象中,是个人缘好、社交能力强的人,给外人留下的第一印象则是大方。而其社交广等特点在多份资料证据中也得以佐证。

获得的一份视频材料中,中盛建材原总经理刘三保坦言,每到重要节日,许中喜及掌舵的中盛建材都要对外进行打点,且送礼分工明确。他介绍,公司保卫科长送当地警方,办公室送当地经委、工商等部门;公司总经理对接当地县委副书记、副县长及吕梁市相关部门负责人。而许中喜对接当地县委书记、县长等。“仅一个中秋节,中盛建材要送出150万元现金。”刘三保说,且不包括烟酒、月饼、大米等物品。事实上,在武国平、高利民、许文平、刘林科、任泽民、樊枝林等人向山西省纪委举报材料中多次提到,许中喜及中盛建材多年来以融资等方式向当地各级官员、业务关系户输送经济利益。

刘三保在该视频中直言送礼讲究“行情”:县级各部门正职每人2万元,县长、书记每人5万元,均以现金形式。上述公开举报者分析称,许凭此更是拥有了吕梁市政协委员、方山县政协常委的身份,为其疯狂融资加大筹码。

正因为此,许多与其相熟的投资人向其投资时,仅仅打上一张借款条,便将资金直接打往他的个人银行账户上。

“傍上”华润

武国平此前对华润水泥并没有太多印象,随着其与中盛建材合资,才知道这是国内一家大公司。

2010年10月25日,华润水泥、山西国新能源发展集团公司(以下简称“国新能源”)和中盛建材正式签署框架协议。三方合资在方山县大武镇分期建设两条5000 t/d新型干法水泥熟料生产线、配套建设年产400万吨水泥粉磨站和2×7.5MW纯低温余热发电站。据当时的公开报道称,该项目全部建成投产后,加上中盛建材现有1500t/d新型干法水泥熟料生产线,总设计水泥年产能达到500万吨,将成为山西省规模最大、技术和环保水平最高的新型干法水泥生产基地。2011年3月18日,该项目通过了山西省商务厅的审批。

4月22日,获得的“山西省商务厅《关于同意设立华润水泥(方山)有限公司的批复》”中称,合资公司投资总额为8亿元人民币(6.2532, 0.0043, 0.07%),注册资本为2.8亿元。其中华润水泥以现金认缴出资额为20160万元人民币,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的72%;国新能源以现金认缴出资额为5040万元人民币,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的18%;中盛建材以现金认缴出资2800万元人民币,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的10%。

华润水泥官方站介绍,该公司成立于2003年3月13日,注册地为开曼群岛,并为华润集团所有水泥及混凝土业务的控股公司,2009年10月以全球发售形式重新在联交所主板上市。

而另据国新能源公开资料介绍,其成立于1981年,以燃气、煤炭运销、贸易三大产业为主,2011年进入中国企业500强,2013年燃气板块成功实现上市,现是山西省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监管的33家企业之一。

华润水泥布局吕梁方山,在当地知情人看来,意味着中盛建材“傍上了大款”。他们认为,许中喜此前的多重利益输送为其“嫁入豪门”提供了一定保障。

获得多份证据资料表明,2009年3月30日,许中喜曾命人向吕梁市一官员李姓家属银行卡中支付13.4万元的利息;2008年3月27日,许中喜通过子女给方山县原财政局局长、原县人大副主任冯连保70万元;2008年10月11日,中盛建材向当地一名薛姓官员支付利息12万元……其中,冯连保已被批捕。

据当年的公开报道介绍,方山项目是继福龙项目后,华润水泥在山西省西部地区的再次布局,该项目距柳林福龙项目仅40公里。有媒体人士对此分析称,华润水泥当年加快发展步伐,在山西大手笔建立北方的根据地,开始了从区域领先到全国领先的“巅峰之跳”,而山西及吕梁无疑是其踏出华南的第一步。

了解到,华润方山是华润水泥收购了中盛建材的原经营性资产,在中盛建材原厂房、土地等基础上成立的,华润水泥因此支付其2.8亿元,付款期限为2012年9月30日。樊东照向提供的一份《山西中盛新型建筑材料集团有限公司律师联系函》显示,依照协议,2011年8月17日起,中盛建材就经营性资产向华润水泥进行移交,但截至2012年年底,其仅收到对方支付款项元。樊东照介绍,期间,华润水泥曾用水泥事物顶账,但具体数量不得而知。

关于剩余资金,方山华润水泥方面拒绝回应。据相关材料显示和樊东照介绍,中盛建材曾因收购资金迟迟不到位,与华润水泥发生不愉快。

合伙人“跑路”

方山华润水泥与中盛建材合作不足2年之后,陷入了董事“高息融资”案风波。该案件还曾被列为2012年山西省十大信访案件之一。

武国平介绍,截止到2011年年底,大批投资者已连续几个月没有收到相应利息,最终在2012年集中爆发,投资者也曾向华润水泥方面追债,但并没有得到回应。2012年10月20日,中共吕梁市委政法委员会发出《关于中盛水泥公司高息融资信访问题化解和稳控工作意见》,吕梁市时任市委书记、市长等均对此作出批示。

拿到的这份“意见”要求,由吕梁市公安局指导方山县公安局对中盛建材及许中喜、刘三保等进行立案侦查。2012年10月25日,原市长丁雪峰(已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在批示中要求“政法委和金融办要一抓到底,保证问题及时化解”。

很快,方山县公安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该事件进行调查。之后,2013年4月,众多投资者再也无法联系到许中喜。

获得统计资料显示,自2010年10月华润水泥与中盛建材合资以来,许中喜并没有停止高息民间融资步伐。截至2013年4月,许中喜等融资53笔,共计4334万元,其中最高个人投资为一名张姓中阳县人,金额为1435万元。

在警方上述“调查报告”中介绍,中盛水泥账目混乱,手续单据不全,无法辨别真假,无法出具一份客观的审计报告,无法核实高息融资的数目。樊东照向提供的数据显示,自2005年至2012年5月20日,许中喜及中盛建材借入本金元,还出本金元,欠本金元,涉及1000余人。而上述警方“调查报告”显示,中盛建材曾对该数目表示异议,认为存在一定出入。

了解到,和华润水泥合资之后,中盛建材没有被注销,但已没有员工和办公地址,许中喜仍以中盛建材旗下原来公司的名义进行民间借贷。

在众多投资者看来,许中喜及中盛建材长期以来高息吸收公众存款,并以后期资金支付前期资金利息,最终携款外逃,该行径并不是简单的“高息融资”,而是典型的集资诈骗。

据武国平等人统计,截至目前,已有100余名投资者向方山县人民法院对许中喜提起诉讼。不仅如此,樊东照也已对许中喜向检方进行检举、控诉。拨打许及刘三保此前留下的号码,均显示已停机。4月22日,就许中喜集资案一事向方山县委宣传部提出采访要求。截至发稿时,对方没有对此作出回应。

华润山西布局成疑

对于华润集团原掌舵人宋林而言,山西是其布局的大手笔。

据《山西》报道,2010年9月15日,华润集团与山西省政府在太原签约,计划全面入晋,未来五年投资1500亿元,重点指向山西能源、零售、信托等多个领域。据了解,华润集团在上述签约之前,已在山西完成了160亿元投资,但投资行业局限于医药等。

樊东照向介绍,中盛建材在与华润水泥合作之前,曾有内蒙古、山西等多个企业前来洽谈合作事宜,但出价均未超过2亿元。采访中,许中喜多名亲属对此观点予以佐证。

中盛建材到底价值如何?作为会计师,孙江(化名)参与了中盛建材与华润水泥合作初期的谈判。4月25日,孙江向介绍,关于中盛建材资产评估,华润方面自己联系相关会计师事务所,并组成团队全程参与。许中喜担心自己企业被低估,聘请其参与。

华润方面在首次谈判中出价2.6亿元。而孙江分析称,仅以中盛建材本身资产而言,评估价值不足2亿元。由于合作方要成立新公司,华润水泥并没有承担中盛建材在民间拥有的大量借贷。

他回忆称,华润水泥布局山西时,水泥产业已处于产能过剩境况,无法拿到新建水泥生产线的批文,而中盛建材除拥有生产线外,还手握早已拿到的新建水泥生产线批文。在他看来,这应该是双方当初合作的基础。

“双方最后谁也没有占到便宜。”他认为,就在双方达成协议后,吕梁市中心城区发展规划发生改变,向方山县方向发展,致使华润水泥无法实现原本布局规划。对于许中喜而言,在出让中盛建材价格上,被华润水泥大打折扣。方山华润水泥办公室工作人员以“领导出差”为由,拒绝接受采访。

第一创业证券天津营业部总经理陈中平在接受采访时分析,华润水泥作为上市公司,在并购中盛建材时,除在官公告外,还应当在上市监管机构规定的信息披露媒体进行公告。而在并购前,应当对该公司在经营过程中是否存在违法行为等进行审核。他进一步解释,作为方山华润水泥董事的许中喜,此前问题频频爆发,此时已是华润水泥并购完该企业之后,其作为控股股东应该负连带。而上述事件必然会对华润水泥造成一定负面影响,与此同时,华润水泥更应对此事及时做出公告披露。

当然,在入晋几年间,华润水泥布局山西颇有斩获,除吕梁上述区域外,其在长治、忻州、临汾等地均有投资。据当地媒体报道,华润集团入晋初期,宋林曾信心满怀,称华润集团给山西带来的既有能源类项目,如煤电一体化、煤化工、风电等,又有众多适合于山西产业结构调整的项目。

然而,随着他的“落马”,华润当初在山西投资的众多项目变得十分敏感。

(:DF01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