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银行

新国16条出手稳外贸更注重长期结构调整

2018-07-26 15:43:39

新“国16条”出手稳外贸 更注重长期结构调整

与国12条更注重短期提振相比,新国16条更注重长期结构调整。

昨日(5月15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 《关于支持外贸稳定增长的若干意见》,共16条措施,被称作稳外贸新国16条(国办19号文).

这是继2013年7月26日发布稳定外贸增长的 国12条(国办83号文)后,国务院今年第一次出手稳外贸。

与国12条更注重短期提振相比,新国16条更注重长期结构调整。如果说国12条对外贸企业影响最为直接的实际可操作条款是第一项 调整出口法检费用和目录,那么新国16条文颇引外贸企业关注的则是加工贸易目录的修订。

《每日经济》还发现,新国16条突破了以往稳外贸政策偏重于货物贸易的局限,首次提出支持服务贸易发展。

新版加工贸易目录年内出台

这次新国16条第2项措施就是:提升加工贸易,修订加工贸易禁止类和限制类商品目录,完善加工贸易政策,创新加工贸易模式,加大加工贸易梯度转移力度,形成沿海地区转型升级、内陆地区有序承接的新格局。

加工贸易是中国外贸最初的发生和兴起方式。

改革开放初期,东莞和珠三角最先出现三来一补的贸易方式,即来料加工、来件装配、来样加工和中小型补偿贸易。除了来样加工之外,其他三类都属于加工贸易范畴。

以对外加工装配贸易、中小型补偿贸易和进料加工贸易为主的加工贸易,是由最初吸收外商投资的产业结构决定的。中国通过这种方式创造外汇、吸收劳动力就业、嵌入全球产业链、承接外国产业转移。

但长期的贴牌代工(OEM,加工贸易的低端形式)造成中国制造只停留在组装和初级加工层面,品牌和营销渠道的短板使得中国制造盈利较低,一些劳动密集型外贸企业利润率只有2~5个百分点,汇率稍微一波动,盈利和生存便大受影响。

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倒逼中国外贸调结构。在这种情况下,反映国内市场的一般贸易在整个贸易中占比开始提高。

根据海关统计,今年前4个月,中国一般贸易进出口4.46万亿元,增长6.4%,占外贸总值的55.1%;加工贸易进出口2.55万亿元,下降6.5%,占外贸总值的31.5%

新国16条出手稳外贸更注重长期结构调整

加工贸易并不是无利可图,也不是落后的代表。广东一家大型国有外贸企业负责人对《每日经济》表示,ODM(委托设计)和OBM(代工厂经营自有品牌)有很大的空间可挖。他并不认为全面铺摊子在目前资金紧俏的环境下是最优选择。

毕竟,加工贸易是我们的强项和优势,我们的创新和拓展盈利能力是在老传统的基础上,而不是推倒重来。他说。

目前,商务部正就加工贸易目录调整征求地方、部门和行业企业的意见。

商务部发言人沈丹阳说,目前加工贸易按照负面清单实行商品分类管理,并定期发布加工贸易禁止类和限制类目录。现行加工贸易禁止类目录中,共有1803个10位商品编码,限制类目录共500个10位商品编码。

1999年以来,商务部根据形势变化已先后10余次调整加工贸易禁止类和限制类目录。

最近一次调整是在2010年9月。商务部和海关总署根据《国务院关于做好节能减排工作的要求》,对加工贸易禁止类目录进行调整,44个10位商品编码增列加工贸易禁止类目录。

据一位知情人士介绍,新版目录将在下半年出台,新版目录调整将有增有减,一些矿产类将从禁止目录里调出,而污染类还将继续调进。

以服务贸易促货物贸易发展

在外贸形势复杂严峻之时,国务院会出招稳外贸。

今年前4个月,外贸进出口止跌微升。在发达经济体缓慢复苏,新兴经济体增长动力趋弱的背景下,我们对全年外贸形势不敢掉以轻心。沈丹阳说。

在这种形势下,新国16条出台的新一轮稳外贸一揽子政策,不仅包括原有的进一步完善贸易便利化、财税、金融政策,还首次提到了支持服务贸易发展。

支持服务贸易发展是新 国16条的第三条措施:充分利用现有专项资金政策,加大对服务贸易发展的支持。逐步扩大服务进口。结合营改增改革范围的扩大,对服务出口实行零税率或免税,鼓励服务出口。鼓励政策性金融机构在业务范围内加大对服务贸易扶持力度,支持服务贸易重点项目建设。建立和完善与服务贸易特点相适应的口岸通关管理模式。

中国货物贸易出口大而不强的局面怎么改变,重要的出路之一就是提升中国服务。商务部发言人姚坚在5月5日回答 《每日经济》提问时说。

营销络不健全、品牌不够强被认为是中国货物出口的短板。我们是制造业大国,但是我们的营销络相当滞后。姚坚举例道,中国向西方和非洲出口的假发,出口价是60、70美元,但到美国或者非洲市场后就翻十倍,变成600、700美元,这背后就是营销的问题。如果说我们过去二三十年是以劳动密集型的消费品出口为主的话,下一步走向贸易强国,大量的将是资本品的出口。姚坚说,李克强总理在欧洲推荐的高铁、电站都需要金融服务的支持,它的背后也是服务。我们成为贸易大国了,我们的贸易摩擦大量增加,贸易摩擦的应对需要大量的专业服务、会计服务、律师服务等等,背后也需要中国服务的支撑。

姚坚说,与中国商品出口有关的生产性服务业发展对中国由贸易大国走向贸易强国而言至关重要。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