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国际

香港规定成人限带两罐奶粉评论称内地乳业之

2018-09-18 18:45:30

香港规定成人限带两罐奶粉 评论称内地乳业之耻

香港奶粉“限带令”今起生效 违者一经定罪将罚50万港元及监禁两年

成人24小时内限带两罐奶粉离港

晨报 姜鹏 实习生 王艳君

买港版奶粉,越来越难!从今天起,香港“限制奶粉出境”新法规正式生效,除非有许可证,否则禁止从香港输出3周岁以下婴幼儿食用奶粉,仅仅允许每名16岁以上人士在24小时之内携带不超过1.8公斤(以一罐0.9公斤奶粉换算,即相当于两罐奶粉)奶粉出境,违者可处以50万港元罚款及两年监禁的严厉处罚。新法规或使盛极一时的内地香港奶粉代购产业消失,拥有深圳户籍、可以无限次往返香港与深圳的妈妈们或许成为少数受益者。

限购奶粉并非香港独有,从2012年6月开始,美国、新西兰、澳大利亚、德国、荷兰、澳门等地区对于“奶粉限购”都有不同程度的规定,但香港的奶粉限购举措最为严厉。

“奶粉荒”蔓延:

每月300万罐经香港出口

自内地开放港澳自由行以来,香港奶粉便成为内地父母热衷采购的物品,而“三聚氰胺”事件发生后,香港奶粉更是走俏,价格一路高涨,由此带动扫货客、水客、内地销售络形成一个巨大的代购产业链。

受此影响,香港不断上演“奶粉荒”,不少香港市民发现药房和超市的奶粉被抢购一空,香港本地孩子面临“无奶可喝”的窘境。随后,香港政府多次采取措施限制内地消费者奶粉采购量,但仍然阻止不了“奶粉荒”的蔓延。

为此,香港立法会通过《2013年进出口(一般)(修订)规例》,规定除非获得工业贸易署发出的出口许可证,否则禁止从香港输出36个月以下婴幼儿食用包括奶粉或豆奶粉的配方粉,规定由2013年3月1日起生效。任何人若违反修订规例,即属犯罪,一经定罪,可处50万港元罚款及监禁两年。考虑到香港家庭出境旅行,新法规允许每名16岁以上人士24小时之内可携带不超过1.8公斤奶粉。

香港食物及卫生局透露,香港每月进口约400万罐奶粉,本地婴儿每月消耗60万至70万罐,约300万罐奶粉经香港转出口。数据显示,2006年至2012年间,香港本地市场出售的配方奶粉数量增加了4.5倍,而同期本地出生的婴儿增幅仅为1.2至1.3倍,这说明非本地需求占据了当地奶粉销售的颇高比例。

代购价飙涨:

货源受限,店酝酿转行

“限带令”正式施行,香港奶粉销售方面有何变化?昨日,晨报从香港相关药店了解到,自2月20日以后,出现了新一轮的奶粉抢购潮,使得多家药店奶粉缺货。在弥敦道信义药店,店主在中告诉,该店销售的奶粉价格并未有波动,但或许从今日开始,药店奶粉储备量会增加,但预计奶粉销售量会大降。

据深圳媒体介绍,近期的深圳罗湖口岸,拎着大包小包奶粉的“水客”较往日明显减少,而在通关的人群中不乏“抓紧最后机会囤货”的市民。微博博主“香港奶粉代购小分队”发布消息称:“大家都趁着最后一天拼命扫货,美素二段、三段缺货最严重。”

受“限带令”的影响,深圳零售店的香港奶粉价格再度上涨。深圳市民阮先生介绍说,以美素佳儿2段为例,港版此前一直在元/罐之间,如今售价约280元/罐,“限购会让深圳销售的香港奶粉越来越贵”。此外,风行一时的香港奶粉代购店或面临大规模洗牌,不少店家也大幅上调奶粉售价,尽管提价明显,销量却是有增无减,多家店更是显示“此宝贝已下架”,无货可卖。

一位专门从事香港奶粉代购的店主悲观地表示,由于大规模代购渠道受限,货源或将大幅减少,“很多上代购香港奶粉的同行已经转向化妆品与电子产品代购”。

不过,“限带令”将确保香港奶粉货源充足,让不少拥有深圳户籍、可无限次往返深港的本地妈妈欢欣鼓舞,“一次带两罐,总比买不到奶粉强。”

资深的乳业专家王丁棉对晨报表示,受新法规影响,内地销售的香港奶粉价格会大幅上涨,但香港“限带令”对内地整个奶粉市场的影响不会太大。

[链接]

“奶粉限购潮”席卷全球

●2012年6月,美国的Target、Walmart等大卖场发布奶粉限购5至12盒的限购令

香港规定成人限带两罐奶粉评论称内地乳业之

●2012年9月,新西兰开始限购,部分超市甚至贴出中文标注的“奶粉一人一次限购两罐”的限购令,不过历经两个多月的整顿后,新西兰政府最后又解除限购令。

●2012年10月,澳大利亚的多家大型连锁超市、药房也贴出中文限购标示,规定每人限购3罐。

●2013年初,德国的大型超市DM对当地的婴儿奶粉特福芬和喜宝等实行了限购,每人限购4盒。

●2013年初,荷兰商业企业也进行了自发的限购,当地各大超市、百货店、药店购买奶粉,每人限购从1罐到3罐不等。

●2013年1月,澳门宣布将优先接受澳门居民登记购买奶粉,借此保证本地居民可以购买到奶粉。

[媒体评论]

这是内地乳制品业之耻

人们对国内食品安全的担忧甚至恐惧,又岂仅限于奶粉一样?只不过奶粉同孩子相关,家长再苦再难也要“挺住”,至于其他食品,即使明知不那么安全,也只能硬着头皮承受——总不能所有食品都找人去境外代购吧!

某种意义上说,香港颁严苛奶粉限购令,既是内地乳制品行业之耻,也是相关监管部门之耻。保障不了食品安全,逼得国民四处高价抢购,逼得能够供应安全食品的地方推出严苛的限购令,这样的黑色事实,让人心寒。

——《深圳晶报》评论

离港人士携2罐奶粉为限的新规可谓影响巨大。考虑到内地产奶粉安全性及进口奶粉的高价,从香港买奶粉巳成为众多父母的无奈选择。限购新政一出,让内地有孩子的家庭处境更显苍白。港府新政保护了他们的孩子,可以理解。保障内地孩子的政策,何时出台呢?

——新华社微评

[手记]

我眼中的“水客”

晨报 姜鹏

多次出差前往香港,使得有机会接触到香港奶粉代购链条。一罐香港奶粉要从香港药店的货架上运到内地妈妈手中,中间有多个环节,首先从扫货客开始。

一次,在红?附近一家万宁超市,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突然走进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身后背着一个“集装箱式”的背包,让笔者误以为是快递公司员工。只见这位男人蹲在地上,从身上取下背包,解开袋口,在服务员的帮助下熟练地将奶粉放入背包,背包内部是一个圆柱形,刚刚可以容纳4罐奶粉,上中下可以放置3层,让笔者好生纳闷,难道有专门为背奶粉而设计的背包?

此时,同行的香港一语道破天机,这个背包是扫货客特制的背包,一次可以容纳12罐。一般而言,一名扫货客每天可以往返罗湖口岸与香港约5次,一天便可以搬运约60罐奶粉,相当于一名婴儿一年的食量。

扫货客的任务是背上奶粉搭乘地铁到罗湖口岸,此时“水客”便会粉墨登场。“水客”,是指利用边境两地物品价格及贸易管制的差异,以赚取“带工费”为目的,逃避海关监管。在罗湖口岸,有不少衣衫褴褛的中老年港人聚集在此,一旦大批量的奶粉抵达,人数众多的“水客”便会迅速分装,用麻布袋、手提袋或任何不起眼的袋子装满奶粉等物品,最后这些物品随“人肉”安全抵达深圳,进入下一个流通环节。

有媒体同行介绍说,深圳海关曾发现,有“水客”每天往返深圳与香港多达近百次,而每次充当水客的报酬并不高,一天也只能挣150元左右的工资。

如今,香港一纸禁令可能使得奶粉大规模代购成为历史,而这些寄生在代购产业上的底层香港市民,又将面临着怎样的生活际遇呢?或许,只要内地对香港产品的需求不灭,换个马甲,“水军”还有市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