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期货

地方干部考核不搞GDP排名借债留下烂账可

2018-09-30 19:30:21

地方干部考核不搞GDP排名 借债留下烂账可追责

[ 选人用人不能简单以地区生产总值及增长率论英雄,不能简单地将经济增长速度作为干部提拔任用的依据 ]

中国以往以GDP为核心的考核体系正在悄然变调。

昨日,中央组织部印发《关于改进地方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政绩考核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公布,规定今后对地方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的各类考核考察,不能仅仅把地区生产总值及增长率作为政绩评价的主要指标,不能搞地区生产总值及增长率排名,中央有关部门不能单纯依此衡量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发展成效,地方各级党委政府不能简单地依此评定下一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的政绩和考核等次,对限制开发区域和生态脆弱的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取消地区生产总值考核。

《第一财经》日前也在多地采访发现,对于《通知》的多项规定,全国多个地方已经开始探索。

政府负债作为重要指标

《通知》要求完善干部政绩考核评价指标,根据不同地区、不同层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的职责要求,设置各有侧重、各有特色的考核指标,加大资源消耗、环境保护、消化产能过剩、安全生产等指标的权重,更加重视科技创新、教育文化、劳动就业、居民收入、社会保障、人民健康状况的考核。

《通知》要求把政府负债作为政绩考核的重要指标,强化任期内举债情况的考核、审计和追究,防止急于求成,以盲目举债搞“政绩工程”;注重考核发展思路、发展规划的连续性,把是否存在“新官不理旧账”“吃子孙饭”等问题,作为考核评价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履职尽责的重要内容。

对于拍脑袋决策、拍胸脯蛮干,给国家利益造成重大损失的、造成生态严重破坏的、盲目举债留下一摊子烂账的,《通知》规定要记录在案,视情节轻重,给予组织处理或党纪政纪处分,已经离任的也要追究。

《通知》称,注意识别和制止“形象工程”“政绩工程”,防止和纠正以高投入、高排放、高污染换取经济增长速度,防止和纠正不作为、乱作为等问题。

《通知》明确规定,选人用人不能简单以地区生产总值及增长率论英雄,不能简单地把经济增长速度与干部的德能勤绩廉画等号,将其作为干部提拔任用的依据,作为高配干部或者提高干部职级待遇的依据,作为末位淘汰的依据。

河北提高环保分值

在《通知》发布前,河北省今年已经推出了新的干部考核体系。承德市一位县级领导对说,新的业绩考核方案一出,一下子感到身上的数字担子轻了。

河北省的方案不再以“GDP”为上,而是注重发展质量和速度,突出考核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税收占财政收入的比重,以及教育、就业、医疗、住房等民生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重。

按照指标设计“少而精”的要求,新方案对区市考核的定量指标,由原来的27项精简为15项;对县(市、区)委书记仅设置了8项定量考核指标。

经济指标比重降低,但新方案在环保指标上却步步加强。新方案大幅度提高了环境质量和生态效益在考核分值中的权重,并加大了对造成雾霾天气的主要排放物削减率的考核。

与《通知》规定一样,方案还设置了政府性债务率降低量这一阶段性指标。河北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张古江说,这是防止“拍脑袋决策、拍胸脯蛮干、拍屁股走人”,留下一屁股烂账的现象。

与干部考核同时展开的,是规模空前的大气污染整治措施。钢铁是河北经济的重要支柱,但也是河北的污染贡献大户。河北省近日将出台《环境治理攻坚行动方案》和《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方案》

地方干部考核不搞GDP排名借债留下烂账可

,计划到2017年底钢铁产能削减6000万吨,到2020年再削减2600万吨。邯郸市的一位县级领导对说,尽管有压力,但新的干部考核机制减少了当地对产能削减后影响经济数据的担忧。

青海三江源不考核GDP

《通知》规定,对限制开发区域和生态脆弱的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取消地区生产总值考核。而青海省很早就开展了此项尝试。

青海省是中国经济较不发达的地区之一,其2012年的地区GDP相当于北京市的十分之一,但生态上却是中国最重要的水源地。

位于青海的三江源地区是中华水塔。2005年,国家投资75亿元实施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生态保护和建设总体规划。与此同时,地处“三江源”核心区的果洛、玉树两个自治州不再考核GDP,所辖各县三江源生态保护的权重指数也大幅提高。

当地官员此前对介绍,当时为了设计好考核方案,组织部门和统计部门不断与地方进行沟通,重点听取吸纳了地方领导的意见,所以方案出台后在地方推行较为顺畅。

他说,不考核GDP后,当地转而适当开展农牧经济,有的地区只有一个规模以上的工业企业。而且果洛、玉树的生态恢复好了,一些官员照样获得了升迁。

由于推行情况良好,青海省非考核GDP的区域还在计划不断扩大。

安徽因地制宜

比起青海省对三江源生态涵养地区的关注,安徽省则将范围扩大到全省。

2011年,安徽将省辖市分为四类,一类为合肥、马鞍山、芜湖、铜陵市;二类为淮北、蚌埠、淮南等市;三类为亳州、阜阳、六安三市;四类为黄山市。

对于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高的一类地区,考核重点在于引导发展方式的转变,因此,包括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值、服务业增加值等10项子指标在内的发展方式转变指标考核权重是四类城市中最高的。

对正处于工业化、城镇化初期阶段的二三类地区,尊重其发展现状,对包括地区生产总值、财政收入和固定资产投资等在内的经济发展指标权重要求相对最高。

对四类城市,经济发展指标权重最低,仅为15%,其中工业化率子指标更不作要求,但对其资源和环境保护的要求最高。这样分类考核的思路在组织部门内部较为推崇。

到2012年,安徽省进一步弱化了GDP在考核中的权重,提高生态、民生指标权重,并首次增设“群众满意度”作为考核的重要依据。

陕西省几年前开始的考核机制变法同样以民生改善、社会进步、生态效益和实绩作为重点考核内容,并在全国较早把公众满意度民间调查纳入考核范围,规定“年终考核期间,由统计部门负责在各地群众中对各市(区)工作公众满意度进行调查”。

(:DF07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