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期货

国家信息中心祝宝良今年保八没问题

2018-10-17 16:48:00

国家信息中心祝宝良:今年保八没问题

经济增长破“8”,CPI进入“2”时代,出口高、进口低,用电量低,一系列不寻常的数据勾勒出上半年中国经济图谱。

据国家信息中心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共同开发的现行指标显示,经济增长已经出现上行信号。

经济下行压力仍大,回升态势尚不稳定,给政策微调留下多大空间?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首席经济师祝宝良认为,二季度已经是“钻石底”,预计三季度GDP增长8.0%,四季度8.5%左右。

二季度经济见底

《21世纪》:上半年GDP增速“破八”,其中二季度经济增速为7.6%,你如何判断目前经济走势?

祝宝良:从经济总量、增长速度、物价、就业来看,经济处于缓中趋稳,虽然增长偏弱,但仍处于合理区间。

经济增长即便“破八”,上半年新增就业600万,农村转移劳动力400多万,从就业角度目前的经济增长速度是合适的。

今年上半年的经济下滑,主要是出口和房地产投资疲弱以及企业削减库存,而出口和房地产投资尚无出现明显好转的迹象。主要贸易伙伴面临经济下行风险,具有领先意义的加工贸易进口增速和PMI 出口订单仍在下降,出口不会显著好转。

但从经济运行看,4月份我国规模以上工业增长9.3%,5、6月份回升至9.6%和9.5%;国内生产总值二季度环比增长1.8%,比一季度快0.2个百分点;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加快并带动投资增速提高,二季度,包括电力、交通、水利、环保、市政建设的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从一季度的1.8%跃升至8.2%,经济已出现了企稳现象。

中国经济的宏观调控不会像2008年那样大力刺激,再加上房地产调控政策,企业对未来的预期不好。

还有一个原因是产业结构调整太慢,企业看不清未来发展的方向在哪,新一轮经济周期的亮点没有,企业不敢大规模地投资。

下一步宏观调控不要担心经济下滑,而是着眼于调整经济结构。

《21世纪》:如何看待经济软着陆、企业硬着陆的说法?

祝宝良:首先,企业去库存的过程是企业最困难的时期。今年以来,我国工业生产回落较快,特别是重工业降幅更大,但从消费、固定资产投资、净出口的实际增长速度看,回落幅度相对较小。工业生产下行幅度大于需求的下降幅度,表明企业在大量减少库存。

从2011年年末起,企业去库存已经进行了大半年。从历史经验看,企业还至少需要一到二个季度的时间继续削减库存。企业去库存的过程往往是降价销售的过程,一定伴随着其利润的下降。

其次,由于生产增速减慢,企业产能利用率下降,用工、管理、能源等成本上升,进一步导致企业利润减少。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下降2.4%。

再次,尽管央行连续下调贷款利率,但由于工业品出厂价格下跌,企业的实际贷款利率提高,也增加了企业的经营成本。如果不对企业进行必要的支持,企业去库存的过程就会演变为投资减慢、失业增加、消费减慢的恶性循环。

《21世纪》:这次去库存化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祝宝良:需要看两个因素:首先是价格。如果价格一直跌,那么去库存化的趋势仍然会持续,一旦预期价格企稳上涨,就会补库存。

国际大宗初级产品的价格我个人认为稳住了,一般理论上来说企业去库存是三个到四个季度,去年12月去库存到现在也有七八个月,企业去库存的过程应该差不多了。

第二是企业对未来经济发展的预期,看七月份PMI的环比如果不再降了,说明企业的预期就会有所改善,去库存的过程就会结束得比较快一点。

《21世纪》:中国经济增速回落过程中,通胀压力趋缓成为亮点,伴随着连续降息,低通胀能持续多久?

祝宝良:看货币政策和世界经济变化。如果大家预期美国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还会搞,欧洲继续宽松,国际上大宗物品的价格可能就稳住了。国内也在适度宽松货币政策,前期物价回落,由于物价存在滞后效应,之后还有下跌的空间。

如果货币政策继续这样宽松下去,我认为下半年CPI可能会稳在2%左右,明年可能往上涨一涨,但涨的幅度不会太大,要看货币政策调控的力度。从这几个方面判断,我们认为经济二季度就是底部,三季度、四季度就会回稳,预计三季度8.0%,四季度8.5%左右。

《21世纪》: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0.4%,比去年同期回落5个点?您认为下半年固定投资会改变下行的态势吗?

祝宝良:明显改变说不上,但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会往上走。房地产投资还可能继续会往下走,但降幅已经开始收窄。

看现价投资数据是在下降,看不变价投资增速是加快了,实际上4月份投资最低到19%,5月到了20%,6月份也到了20点几了。按照这个速度下来,7月份的投资增速会在21%左右甚至更高。

但大幅度抬头也不可能,因为货币政策不会大幅度放松。现在经济增长速度、就业、企业利润都在回落,但比2008年好多了,那时候企业利润降了30%多,现在只降2%-3%。所以有企业说比2008时候还困难我认为是不实际的,只是说未来企业对经济增长的预期变了,包括国家对经济增长扶持的力度不会像2008年那么大而已。

着力点应放在调结构上

《21世纪》:当下的宏观调控思路,重点似乎还是在加大投资上。如何看待接下来“稳增长”的手段?

祝宝良:放在投资上是为了稳增长,但是希望民间资本能够进来,从投资角度进行结构调整,而不是政府一家干。

稳增长既要适度放松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也要防止银行贷款再度飙升和投资过度反弹,特别要防止政府主导的投资反弹过快

国家信息中心祝宝良今年保八没问题

,应该看到地方政府追求高增长的动力还在。

要稳增长就要增加一些投入,但钱要花在节能减排、职业教育、保障性住房等这些长期投入不足的地方,花在加大对新兴战略性产业支持和对中小企业支持上。而通过加快垄断行业对民营企业开放、加快金融改革、加大对小微企业减税力度和金融支持,是当前既不用政府花太多钱、又可以加速结构性调整,从而加快经济增长的最优选择。

《21世纪》:新老36条前后提出的时间很长了,为什么实际效果不理想?

祝宝良:36条的实际效果不可能马上出现,先放民间资本进来,再通过金融体制改革给予民企融资便利,当然这种结构性的调整非常慢,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

有人说降息不如减税,实际就是说短期拉需求不如长期调结构,鼓励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发展。但是短期的稳增长还是要靠需求,同时在稳需求的过程当中适当宽松的财政政策,采取结构性减税,鼓励民间金融,放开垄断行业让民间企业进入。

《21世纪》:接下来宏观调控的重点应该在哪?

祝宝良:经济内生增长动力不足,企业经营困难,这些问题的产生,表面看与需要不足有关,更深层次的问题是我国经济结构调整缓慢,体制机制不顺。

通过宏观政策预调微调给经济加点力,把稳增长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是必要的,但也要把握好稳增长与调结构的关系,把经济工作的着力点更多地放在调整经济结构上。

《21世纪》:如果下半年宏观政策存在微调空间的话,还有哪些方面可以做调整?

祝宝良:大的层面就是货币政策适当宽松,这个已经在做了。财政政策可以给企业减税,减不到位的地方可以考虑财政贴息。再就是长期需求结构政策,民营企业投资领域放开,垄断行业放开市场准入这些解决,再来解决企业融资的金融体制改革,还有城市化解决保障房、住房问题。

《21世纪》:怎么看全年的经济走势?

祝宝良:L形反弹,不会太高。因为现在所谓的反弹并不是企业设备更新投资引起的,增长的内生动力不足,企业投资新兴战略性产业,拉动新一轮增长还没有看到,也就是大家讨论的潜在经济增长能力在下降。但今年保八没问题。

《21世纪》:明年经济增速怎么看?

祝宝良:明年有7%-8%的增速就算不错,还得看世界经济的态势,比如美国、欧洲出现新的增长点,新能源汽车、页岩气有突破性进展,整个能源价格下跌等等。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