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外汇

理财产品巨亏5000多万元投资者首次告倒

2018-08-26 23:15:06

理财产品巨亏5000多万元 投资者首次告倒银行

最近,一起理财产品巨亏引发的旷日持久的诉讼案以银行败诉、赔偿原告5300多万元巨款而告终。这起案件也成为了中国投资者维权之路上重要的里程碑。

现年49岁的山东人宋文洲过去一直都以为自己将以第一个在日本主板上市的外国企业家的身份而名留史册

理财产品巨亏5000多万元投资者首次告倒

,但如今他却发现,他更将会以一个维权者的形象为人们所熟知:在金融危机以来,众多客户因理财产品巨亏与银行产生的纠纷和诉讼中,他成了第一个获胜者,而且获得赔偿的金额高达5321万元。宋文洲甚至信心满满地说:“我要争取当一个维护投资者权益的里程碑。”

赎回不成使资产缩水八成

作为日本上市公司软脑集团的创始人,宋文洲名下的财产自然不会少。据宋文洲介绍,2008年3月,他计划将其部分资金进行短期投资,在咨询中,一家外资银行工作人员对其积极推介了几款结构型产品,并承诺“基本上是可以随时赎回”,“利润比较好”。 而且从产品说明书来看,也是可以提前赎回的,所以他就放心地斥资6400万元,购买了该银行“聚通天下”代客境外理财系列的股票挂钩可转换结构型投资产品QDSN08012E(A)和QDSN08012E(B).

购买3个月后,宋文洲按照计划想将这笔投资赎回,但据其分析,银行方面为留住自己,将客户指令一拖再拖。

更不凑巧的是,就在拖延赎回的这段时间里,全球金融危机呼啸而来,宋文洲名下的理财产品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当其再次提出赎回时,银行工作人员先是继续建议不要赎回,之后则明确告诉他:经他们研究,发现这个产品不能赎回。无奈之下,当年8月,宋文洲不得不亲自回到中国,找到总行的相关负责人。对方中午和他见面时还说可以赎回,但到晚上就突然说不能赎回了。对此宋文洲认为,那是因为白天见面时那个负责人还不知道已经发生了很大的亏损,晚上发现情况不妙就立刻改口了。

随后一年多的时间,宋文洲的理财产品巨亏5000多万元,本金亏得只剩个零头。“我有一种被骗的感觉。”宋文洲说。此后,他决定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2009年6月,宋文洲将银行告上了法庭。

一审只赔部分损失

一审时,当法院要求银行方面提供签订合同的录音时,银行表示不能提供。这让宋文洲感到很惊讶。因为签合同时,他还在日本,通过录音办理了手续。当时,银行的工作人员在里提示流动风险时也明确跟他说:“你的这个产品呢,是可以提前赎回的。但是当你提前赎回的时候呢,是不保证本金的,有可能发生损失。”

事后宋文洲接受采访时还表示,当时他要求该银行拿出录音合同,银行有关人员说,“要不你宋文洲提供合同,要不你认输”;还说这案子在南方有的是,他们从来没输过这些话让宋文洲非常生气。

好在当时宋文洲拷贝了两份录音合同,但当他提交自己收集的录音证据时,因庭审程序已结束,无法质证,法院没有采纳。一审判决认为,银行没有充分向宋文洲告知投资风险,而宋文洲自己也没有尽到谨慎注意的义务,所以判定银行赔偿宋文洲1150万元。对于这样的判决,原、被告双方都提出了上诉。

二审认定银行违约

在二审诉讼中,录音合同证据的确起到了十分关键的作用。在宋文洲觉得胜券在握时,银行又提出新的说法,认为宋文洲购买的理财产品分为A、B两个子计划,开始的一年半是A阶段,产品不能提前赎回,在B阶段才可以赎回。说明书上的流动风险提示也只是针对B阶段。

不过最终法院还是认为,从产品说明书、缔约、交易指示等证据来看,对提前赎回条款的约定应适用于整个理财产品,不能分为A、B两个阶段。此外,判决还强调:“涉案产品委托理财的金额巨大、操作流程复杂,且系境外第三方实际操作,具有较高的投资风险。对于高风险、高收益的理财产品而言,是否能够提前赎回,事关当事人理财风险,利益重大。在未作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应作能够提前赎回的解释。因为在意思自治的合同法原则下,除非双方当事人明确规定,否则不能排除当事人提前赎回的权利。”

因此法院最终裁决,银行拒绝客户赎回履行,致使其遭受损失,应该承受违约,赔偿宋文洲理财损失5321万元。这个案例对于在银行购买理财产品亏损的许多客户来说,显然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维权之路或未终结

接到判决后的银行如期向宋文洲的账户转入5321万元赔偿金。耗时两年多赢得5300多万元的赔偿。可事情好像并未就此结束。今年3月,宋文洲查询账户时发现,其名义下还有400多万元的理财产品余值竟然不翼而飞。对此,他感到十分气愤,并表示自己还将继续将维权进行到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